长春日报社“事企分开”回归“本位”

   原标题:长春日报社“事企分开”回归“本位”2020年上半年,长春日报社通过体制机制改革推动媒体融合深度发展,又通过媒体融合发展促进体制机制改革,通过“事企分开”使报社回归“本位”,在媒体融合深度发展与体制机制改革互动之路上进行了全新探索。 改革动因:破除管理体制障碍“改革开放以来,地方党报社从财政支持到承包制、从承包制到公司制、从公司制到集团制、从集团制到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。

   ”长春日报社社长孙成军向记者介绍,无论管理体制怎样变化,有3个突出问题始终未能得到很好解决。 第一是机构性质定位问题。 报社因归属党委序列,形似机关;因机构性质为“事业单位”,形似有主管部门;因经费形式为“自收自支”,形似企业。 因而,在实际工作和政策适用中,有时报社被当作机关而忽略了事业属性,有时被当作事业单位而忽略了“自收自支”,有时被当作企业而忽略了“公益单位”。

   第二是经费保障问题。

   改革开放前,一切按计划生产和保障。 改革开放后,报社在经费形式上由财政支持转向自收自支,实行企业化管理。

   随着新媒体的出现和市场环境变化,报社经营工作越来越难,难以实现“自收自保”。

   第三是融合发展问题。 从互联网问世之日起,传统报业即面临融合发展课题。 开设几个平台、开通几个账号,有了网、端、微,即视为实现了媒体融合发展,但并没有在体制机制上实现真正的“融合”。

   孙成军认为,这些问题的出现,症结在于报社作为事业单位,实行企业化管理和“自收自支”,形成事实上“事企不分”的状态。 从2016年开始,长春日报社探索进行了效能改革,着力加强规范管理,初步实现了“脱困”“重生”,但“事企不分”的问题始终未能得到根本解决。 2020年上半年,长春日报社以体制机制改革为突破口,以促进媒体融合深度发展为目标,推进“事企分开”,致力破除体制机制障碍,使报社“归位”,真正发挥党媒的职责作用。 改革目标:实现“事企分开”“始于互联网时代的媒体改革,本质上既为融合发展所驱动,也是为了促进融合发展。

   ”孙成军介绍,基于这一起点和终点的改革,必须重视顶层设计,为什么改革?怎么改革?只有清晰地回答了这些问题,才能保证改革的方向和效果。 长春日报社的改革分3个阶段进行。 第一阶段为准备阶段。 初步形成改革思想和改革方案后,召开职工代表大会集体讨论通过,使改革成为报社员工的共识,改革内容为全体员工所共知。

   第二阶段为实施阶段。 组建采访中心、编辑中心、融媒中心等10个工作单元,统筹相关领域工作;撤销发行管理处、印刷管理处、长春晚报编辑部、长春商报编辑部、广告管理处、全媒体编辑部、长春新闻网。

   组建长报发行、长报印刷、长报文化、掌上融媒、长春长晚等6家公司。 原报社的经营职能由相关公司承担,将经营业务从报社剥离。 第三阶段为完善阶段。 改革启动实施之后,一周之内机构调整、人员安置、职能确定、政策落实到位,确保人员平稳过渡,工作有序衔接,事业编人员采取派驻方式到新公司工作,保留原职级、职称不变,执行原聘用合同,正常参加职称评审、职级晋升。 通过改革,实现了理顺关系的目标,采编、行政和党建工作,按事业单位管理和运行。

   经营工作由企业承担,实行企业制度。 报社与各社办企业之间实行授权经营、成本核算、购买服务、目标激励、绩效约束,实现公益事业由报社负责,经营业务由社办企业负责。 改革评估:构建融合发展新生态孙成军介绍,长春日报社的体制机制改革,致力于解决阻碍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问题,通过改革探索,构建了融合发展新生态,推进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,这与中央深化体制机制改革推进媒体融合深度发展的要求是一致的。 通过改革,经营工作转由企业承担,明晰了报社和社办公司之间的关系,报社主要负责承担市委赋予的新闻宣传任务,社办企业负责报社赋予的经营任务,相关工作得以理顺。

   通过改革,理顺了人员关系。 上世纪,报社成立了多家“僵尸公司”,员工以“公司编”身份在报社不同岗位工作至今。

   通过改革,204名“公司编”人员身份关系得以理顺,历史遗留问题基本解决。

   原报社旗下拥有《长春晚报》《长春商报》,名义上实行了公司制改革,实际上仍未实现公司运营。 本次改革,两份都市报采取公司制,事业编人员全部退出,真正实现了都市报运营市场化。 通过事企分开、分级管理,实现了“瘦身”。

   报社内部机构设置从37个减至31个,本级在岗职工从757人减至553人,经营费用由3139万元减至1873万元,实现节约1266万元。 通过改革,增强了公共服务能力。

   报社组建了移动媒体传播部,对融合发展工作进行统筹,坚持统一指挥、分级管理、独立经营、差异发展。 支持和鼓励各新媒体公司开拓市场,全部新媒体平台向公司聚合。

   通过改革,加快了媒体融合步伐。

   组建了融媒体中心、融媒体视频演播室,强化了“长春+”手机客户端,创建了独立主办的长春新闻网,长春晚报抖音号、企鹅号、头条号等全面开通,长春日报社和社办公司互动联合,实现了报、网、端、微,文、图、声、影的全媒体传播新生态。 “在深化长春日报社体制机制改革的过程中,一个重要内容就是推进媒体融合发展改革,创新体制与机制,解决纸媒与新媒体的矛盾。

   ”孙成军介绍,通过改革,一方面解决了融媒运营工作由谁负责的问题。

   新媒体运营全部转为公司运作,实行独立运营、自负盈亏,走市场化道路,不再是纸媒的附属。 另一方面,解决了采编和管理人员激励问题,改革了沿袭10余年的采编考核办法,变因岗因人奖励为因产品奖励,以工作数量和质量为标准,政策向“好稿”“好版”聚合,鼓励和支持纸媒记者、编辑在旗下新媒体公司兼职获酬。

   由此理顺了纸媒与新媒体的关系,以各公司为主体,形成了新的媒体矩阵。

   “改革也有不到位的地方,主要是囿于政策和现实原因,资产划转和人员身份转换暂时无法全面到位,需要有一个过渡期。

   ”孙成军并不回避问题,“改革就是探索和创新,先把主要问题解决了,不足的地方逐步完善。

   ”“推进媒体融合深度发展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部署,是媒体发展过程中的一次深刻体制机制变革。

   ”孙成军介绍,经中共长春市委深化改革委员会会议审议通过,长春日报社近日完成了阶段性改革任务,体制机制实现了根本转换,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迈出实质性步伐。 (责编:赵光霞、宋心蕊)。

( 发布日期:2020-07-22 18:58 )